知音難尋?【古典音樂報】深度專業地介紹古典音樂樂曲與歐洲樂壇現況,讓你不再孤芳自賞! 【東寫西讀電子報】摘錄《好讀周報》精彩話題,以推廣閱讀與寫作為核心內容,讓您掌握每周最新內容!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9/05/31 第4496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台獨金孫的悲劇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韓郭柯拚網紅,裂解衰敗的藍綠政黨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減稅案遍地開花 立院要嚴審
民意論壇 嚴震生∕民進黨的墮落:勤鬥、清算、愛權位
整碗捧去 作弊就能贏?
聯合筆記∕兩種陷阱 一個前景
憤怒賴神 難敵無辜小英
懲罰變制裁 貿易戰全球都遭殃
初選全民調 良方還是毒藥
讓登山客多一個「想要來的理由」
小英們霸凌民進黨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台獨金孫的悲劇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IMAGE_6371095_CENTER_0@–>

民進黨中執會通過英系版本,強行改變了初選規則。表面上看,對黨是喜劇收場;在賴清德看來,則是慘遭圍剿的悲劇。六月十四日民調出爐後,情勢若還有變化,那才是令人發毛的驚悚劇。

賴清德的問題,就是太天真,以為自己可以站出來打一場「君子之爭」。然而,蔡英文從頭到尾都不想理他,不覺得這個自己「提拔」過的人,有資格站上擂台和自己一較高下。不愧是女皇威望,她迅即收拾了黨內的騎牆派,綠營人馬幾皆投到她的旗下表忠。蘇揆還狠狠拔了賴清德散在各角落的散兵游勇,至此,綠營內誰還敢有雜音?

賴清德的悲劇,就是這麼來的。他以為民進黨還是個「相信民主」的政黨,以為同志們至少仍崇尚「武德」,堅信「公平競技」是君子之爭的基本原則。他沒料到,這不是一個屬於君子的年代,這是一個「西瓜的年代」;誰的權力大、資源多,誰就吸引到最多徒眾。

賴清德的英勇,主要是背後有台獨人士力挺,但這些聲音日漸沉寂。連大獨派金美齡都要求他「讓蔡英文再做四年」,試問,賴清德還有戲唱嗎?蔡賴的初選被形容為「綠營媳婦vs.台獨金孫」之爭,若連獨派公嬤都不再疼惜「金孫」,賴清德恐怕也只能任人宰割了。

但這還不是最壞的結局。蔡陣營從頭到尾沒承諾會「尊重初選結果」,萬一民調出來是賴清德勝,這項戰績最後會不會遭全代會「沒收」,誰又能保證?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韓郭柯拚網紅,裂解衰敗的藍綠政黨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IMAGE_6371090_CENTER_0@–>

藍綠兩黨總統初選越打越烈。國民黨一直在炒短線,只期盼能平和上路;民進黨則一直暗鬥,不知如何結束蔡賴之爭。兩黨內鬥越來越難看,讓台北市長柯文哲坐收漁利,竟悄悄擠入民調領先群,更成為兩黨內訌的關鍵變數。因此柯文哲才自嘲嘲人地說,他若不選,「兩黨初選是不是都要重來一次?」

號稱「白色力量」做了四年市長的柯文哲,其實沒有可以稱道的政績,所以才在市長選舉險遭滑鐵盧。外界原評估,「慘勝」的柯文哲不敢角逐總統大選;但藍綠持續惡鬥,不斷為他增添柴火。柯文哲一度遭韓流壓制的網路聲量,也因韓國瑜聲勢略滑而有回升跡象;尤其他成天「酸藍打綠」的賤嘴風格,維持著年輕世代對他莫名的支持。這種詭異的問政風格,被韓營視為未來「最強對手」。

柯文哲談參選容易,動起來卻很難。其一,沒有政黨奧援,要取得廿八萬人連署。其二,總統、立委同時選舉,若無立委相互拉抬的組織奧援,單槍匹馬很難殺出局面。其三,台北市政羈絆,藍綠議員都會扯他後腿,讓他不好衝刺。柯文哲若沒有足夠勝算,當然不會輕易出馬;但他若能衝高「討厭政黨」的選票,形成氣候,要跨過這些門檻並不是問題。

「討厭政黨票」的高低,取決於既有政黨的表現。去年底選舉,「討厭民進黨」成氣候,所以幫助國民黨大勝,也締造了新英雄韓國瑜。「討厭民進黨」的動能來自民進黨執政的濫權霸道,民不聊生,民怨四起。但蔡政府死不認錯,歸咎於「假新聞」當道,蔡英文與蘇內閣並全力拚網紅要挽回人氣。賴清德顯不認為民進黨認清了敗選原因,才起而向蔡英文挑戰,造成綠營初選的大亂鬥。但在蔡英文的強力運作下,賴清德一再被迫退讓,中執會強硬修改規則,只差沒「沒收」初選。這種違背民主作為的權力操作,逃不過老百姓的雪亮眼睛,民進黨在各個民調都落後對手,這是主要原因。

國民黨初選雖不像民進黨殺得那麼凶狠,也未必高明多少。黨中央幫韓國瑜與郭台銘開小門,讓早早布局的朱立倫與王金平傻眼;太陽們雖口不出惡言,但未來整合卻有隱憂。韓國瑜清楚自己崛起靠的是「非傳統國民黨」風格,因而在五點聲明砲打「黨內權貴」;也預見舊領導階層挺郭台銘的運作,不斷透過網路動員保持聲量不墜。與馬、吳關係匪淺的郭台銘,為去除「台灣首富」的霸氣印象,降貴紆尊地全台跑攤接地氣,到處搶點閱拚人氣,就是不希望舊國民黨官僚氣沾身。和黨機器保持距離,反而成為藍營戰將出線的祕訣。

藍綠兩黨原本就是不太民主的「列寧式政黨」設計,方便寡頭領導及密室政治伸出「看不見的手」來操控,這恰恰與網路世代期待開放參與的分權精神相背。兩黨越是悖離民主原則,民眾的反感就越高,黨機器反而成為絆腳繩。去年的選舉結果,完全沒有讓兩黨學到「庶民反擊精英領導」的教訓,沒有參透民眾渴望真正的民主參與。如果兩黨繼續悖離這種「新網路民主」的潮流,勢將強化個人民粹主義的僨張,不知進化的政黨將加速被民眾拋棄。

韓國瑜說,只要黨內團結推出最強戰將,柯文哲就討不到便宜。但眼前的現象,團結只是空話,所謂「最強戰將」也未必能順利產生。綠營最近提出「保護台灣民主關鍵選戰」之說,藍營則提出「保衛中華民國關鍵一役」之說;台詞已老,且雙方都未指出台灣振衰起敝之路。無論如何,兩黨都要重新審度民心的張弛,提出順應時代變化的領導政策,並要求選將提出負責的主張,交由選民裁判。最怕的是,兩黨在權錢相逼下繼續不長進,讓選民以玩賭盤的心情擲出下任總統,那台灣的未來怎麼辦?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減稅案遍地開花 立院要嚴審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立法院本會期即將結束,執政黨強力動員,以通過減稅法案做為選舉利多,除了名模條款、長照扣除額、大降日本農漁產品、清酒等關稅之外,還要送出海外資金匯回專法、產業創新條例延長十年並加碼等等諸多租稅優惠的大禮。行政院送紅包不遺餘力之外,藍綠立委也競相提案加碼,到明年的總統和立委大選前,「減稅嘉年華」有如雨後春筍般爆發。

眾所周知,減稅一向是各政黨討好選民的最好工具,尤其執政黨在選情低迷時,最喜歡拿國庫的「鈔票」來換取「選票」。去年實施的股利所得大減稅,夾帶大法官釋憲而不得不提高的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成為蔡政府一再強調的「減稅有感」主調之外,還有今年初蔡總統誤以為稅收超徵可以用來退稅的紅包,曾經一度吊足民眾的胃口,還有許多家電的貨物稅減免。另外,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對於工商界期盼擴大研發抵減比率、增納人才投資抵減、取消印花稅及貨物稅等也可能照單全收,這些幾乎沒有止境的減稅政策,還讓人以為政府的財政狀況突然變得大好。

持平而論,名模條款針對薪資所得者的職業專用服裝費、進修訓練費及職業上工具的支出,可在薪資中核實減除,其實是因為過去的綜合所得稅未予上班族應有的成本、費用扣除,而遭到大法官解釋為違反憲法而不得不做的補正措施,算不上減稅利多。更何況,為了讓富人減稅的股利所得稅改能夠獲得社會支持,財政部才不得不大幅調高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至20萬元,卻正好順便解決薪資所得者必須提供上班的必要成本費用收據的困擾,稅收實際上損失不大,反而讓政府贏得減輕薪資階級稅負的美名。

至於外界期待已久的長照扣除額,其實來得太晚也太少了。太晚是因為去年財政部以股利所得稅改,導致綜所稅稅基脆弱為由,堅持要到108年稅收狀況確定後再檢討實施;太少則是行政院版的身心失能者,每人每年扣除額上限只有12萬元,只有29萬人受惠,平均每人一年省稅不到7,000元,也難怪藍綠立委都主張提高至一年30至36萬元,比較符合民眾的需求。

除了上述兩項租稅法案之外,海外資金匯回租稅特赦及投資優惠稅率、產業創新條例延長十年並加碼未分配盈餘實質投資可以抵減、研發投資抵減增加智慧機械及5G,則充滿爭議。

就資金匯回專法而言,雖然理論上,若未訂此法,將金錢藏在海外的富人或企業也不會將錢匯回,或從地下管道匯回而增加洗錢風險,政府也不太可能取得稅收,因此反過來說,專法看起來像是大減稅,但有助於吸引至少千億元資金回台。但問題是,國際上普遍推行「共同申報標準」的反避稅合作措施,以及反洗錢,使得規避稅負的資金不得不匯回台灣,加上最近美中貿易戰及中國大陸生產成本提高的影響,政府又提供高額利息補貼,企業本來就已蜂擁回台投資,此時提供租稅特赦的必要性、合理性就顯得多此一舉,對原本乖乖匯回繳稅的人也不公平。而且對於特定產業的實質投資者,還給予減半的租稅優惠,更是明白歧視資金留在台灣者或非屬於獎勵範圍的產業。

至於產創條例,一延就是十年,還加碼租稅優惠的產業項目,不但是錦上添花,至今也沒有提出稅式支出評估報告,供社會各界檢視,違反財政紀律的規範;有些租稅優惠,例如智慧機械產業的獎勵,甚至可能減少就業機會或壓抑停滯的低薪,也值得檢討。因此,我們建議立法院,除了名模條款和長照扣除額之外,其他的減稅法案應該基於公平、紀律和合理的立場,嚴格審議。

   

民意論壇

嚴震生∕民進黨的墮落:勤鬥、清算、愛權位
嚴震生/聯合報
<!–@IMAGE_6370860_RIGHT_300@–>

在非洲進行「後衝突社會」田野調查時,訪問莫三比克解放陣線Frelimo的高層幕僚。Frelimo原是對抗葡萄牙殖民統治的游擊隊,這個武裝團體是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左翼叛軍。在一九七五年莫三比克獨立後,成功取得政權,並與另一支叛軍莫三比克民族解放運動Renamo進行十七年內戰,最終簽訂和平協議,持續執政至今。由於Renamo獲得白人執政的南非及當時尚未獨立辛巴威(羅得西亞)支持,使得Frelimo對抗西方帝國主義的馬克思論述,極具說服力。

訪問這位戰略幕僚時,莫三比克已走向和平、成為多黨競爭的部分民主國家。他在成為執政集團後,擁有在南非及倫敦的房產,個人過著奢華的生活享受。我僅問了一個簡單問題,就是以他目前擁有的權力和財富,與他當年倡導的馬克思主義是否一致?他笑著回答說,當時還年輕,充滿理想,並且提醒我說,當你年紀增長後,會有不同考量。

過去民進黨草創之初,提出「勤政、清廉、愛鄉土」口號,不僅給百姓清新印象,也讓它能夠在國會及地方選舉中獲得認同,在二千年總統大選獲勝,並在次年國會選舉,成為國會第一大黨。然而在陳水扁總統執政下民進黨政府,清廉形象快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貪腐與墮落,造成二○○八年國會及總統選舉慘敗,不僅丟了政權,國會席次也僅剩不到四分之一的廿七席。

<!–@IMAGE_6370863_CENTER_0@–>

成為在野黨後,民進黨仍能維持勤政與愛鄉土形象,主要是它的國會議員在立法院不斷杯葛兩岸交流,而黨主席則是率領群眾對來訪的國台辦官員進行抗爭,似乎是在表達愛鄉土、捍衛台灣的強硬立場。儘管民進黨已喪失清廉形象,但是選民還是給被打趴政黨重新執政的機會。然而,大概沒想到這個政黨竟然在再度掌權後,出現更大質的變化。

首先,民進黨完全無理想性可言,過去談勤政和清廉在蔡英文總統上台後變成勤鬥和清算。無論是在國會中換了位置就換腦袋地成為過去自己口中的「多數暴力」,或是想要讓國民黨無法再站起來,成立的不當黨產委員會,或是只會喊口號並在選舉時打擊對手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甚至是對付長期以來並非其票倉的公教人員而推動的年金改革委員會等,都是這個政黨用來進行鬥爭與清算的工具,目的是將過去常聽到的永續發展,轉為永續執政。

其次,現在的執政者在聲望下跌之際,還不忘進行黨內鬥爭,一再改變遊戲規則,不讓對手有公平競爭機會,完全忘了個人民調低迷,乃是出於這個政黨不再勤於政事、無所建樹。

當一個過去被認為是屬於有理想性的革命政黨,轉變成欲永續執政而無所不用其極時,為何內部沒有太多反省能力?很簡單,就是民進黨在執政後,不是以能力、而是以意識形態用人,不是以需要、而是以關係來分配資源。當一些還可能有反省能力的年輕世代,獲得拔擢、取得權位後,他們的理想性也蕩然無存了。過去「勤政、清廉、愛鄉土」的民進黨,已不復存在,目前的執政黨僅能用「勤鬥、清算、愛權位」來形容。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整碗捧去 作弊就能贏?
傅擇∕大學教授(美國德州)/聯合報
<!–@IMAGE_6370814_CENTER_0@–>

經過激烈肢體攻防後,民進黨成功以相對多數優勢,強行通過中選會主委李進勇人事案,打破歷來中選會主委均由無黨籍人士出任慣例。就在同一星期,蔡英文總統宣布提名的大法官遞補人選中,也出現具有明顯政治立場的候選人。執政黨連續操縱獨立機構人事安排,從NCC,中選會,甚至是大法官人選,全都不避諱的安置自己人,一連串政治操作的動機,當然與總統大選脫不了關係。

民主國家常會設立超黨派獨立機關,最重要原因是希望他們可不受民意左右,站在專業客觀立場做出符合國家利益的決定。號稱民主國家,台灣獨立機構非但難以保持中立,往往連基本的專業能力都不足。正因為社會大眾對獨立機關的忽視,長期以來,獨立機關人事任命,往往都淪為政黨安插同志的最佳去處,而不是根據專業任命。以去年九合一選舉情況來看,如果真讓具選舉事務專業委員主導,而不是由政治意識形態掛帥主委做決定,以地方選務人員多年對民主選舉經驗,豈會有如此混亂情況發生?有了去年經驗,如今又任命帶政黨色彩主委負責明年大選,如何能讓民眾不懷疑中選會的中立性?

除介入中選會主委任命外,對台灣未來發展影響更大的,是大法官提名案。作為國家最高裁判機關,掌握釋憲權力,大法官們決定與民眾的生活看似遙遠,但卻有直接的影響。

以美國為例。大法官裁決往往扮演著安定社會的力量。在美國兩黨激烈競爭下,大法官仍然能取得意識形態對立的兩黨支持者信任,就是因為大法官過往的言行紀錄,都必須經過參議院嚴格審查。而且他們很清楚自己應該嚴守分際,即使在議題上有特定立場,也絕不可能成為特定政黨擁護者。經過高標準檢驗的大法官,比任何政治人物都更令民眾信任,大法官的決定才能做到讓反對者也願接受。

回頭看台灣,大法官被提名人連過去的言行都禁不起考驗,即使執政黨能利用多數優勢,讓被提名人順利就任,未來大法官的決議,究竟還能令多少民眾信服?如果連司法最後一道防線都成政治任命,台灣社會勢必面臨更多撕裂社會信任的政治紛爭。

多數尊重少數、少數服從多數是民主社會的理想。不過,要達成這個理想的關鍵,在於多數和少數必須保有溝通對話意願。如果執政黨只希望少數能夠服從多數,利用多數優勢,強行迫使少數屈服,短期內也許可以享受整碗捧去的快感,但也勢必導致社會互信更加薄弱。執政黨決心將手伸進獨立機關,把台灣所有可用的行政資源,都用來提高繼續執政機會,為了勝利不擇手段的政客,根本沒打算修補台灣已經存在的信任危機,反希望掀起更嚴重對立,只為鞏固政權。

玩弄民主,不在乎台灣社會應該如何面對共同的未來,執政黨想以手中的資源扭轉乾坤,只不過,以民眾對執政黨的評價來看,就算作弊也未必能贏!

   

聯合筆記∕兩種陷阱 一個前景
李春/聯合報
<!–@IMAGE_6370797_CENTER_0@–>

這兩天北京香港都熱烈討論一本書,名叫《美國陷阱》。因為彭博記者訪問華為任正非,上傳了任的辦公室照片,其案頭有本書很醒目,是《美國陷阱》。

《美國陷阱》講的是法國能源巨頭阿爾斯通被美國通用電氣收購案,作者弗雷德里克.皮耶魯奇,就是當年被美國司法部逮捕的高官。書的內容主要指控美國司法部如何配合通用電氣公司,使用非經濟手段打擊阿爾斯通公司,迫使其接受收購。

這本書出版逾月,是北京中信出版社出的,四月就上架,但出版後動靜跟預想不合;直到這兩天大紅大紫,香港繁體版本周上市,周末還有專門討論會。

《美國陷阱》這本書在大陸出版,還有未為人知的故事。這書一月剛出法文版,法意二月初找到兩位大陸年輕譯者,二月中即開始在平台推送,引起讀者注意後,中信出版社找法意買下版權後出版。書出版後,人當作奇案來看,很少研究其中講到「治外法權」、「長臂管轄」等。反而是任正非案頭出現這本書,才有研究者出來講這些故事。

但翻看這本書,個人相信任正非看得最仔細的一段,是作者寫到檢察官如何阻礙他申請保釋,以及強迫他接受認罪協議等等,畢竟他女兒還在加拿大扣著。

《美國陷阱》在講與美國做生意中可能跌落的陷阱,所以北京有人說阿爾斯通之後是華為,問華為之後又是哪一個。但這本書看看就好,因為華為跟阿爾斯通不同,中國跟法國不一樣,所以現在關注中美之爭或之戰,還要回頭認真看「修昔底德陷阱」。

人們現在很熟悉,「修昔底德陷阱」講的是強國爭霸,必有一戰,中國跟美國現在說是貿易戰,中共領導人都說過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但最終還是因為爭霸打了起來,先打貿易戰,接著又打了科技戰。《美國陷阱》講的基本上跟科技戰貼邊,最後還是要研究「修昔底德陷阱」,會不會打別的戰。

很多人看了艾利森那本《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終點:中美能走出修昔底德的陷阱嗎?》,但還值得聽聽艾利森去年底在北京是怎麼談「陷阱」的,他的新結論是中美兩國也可以避免戰爭,但前提是兩國能接受困難的現實,包括無意戰爭、避免衝突,要麼回到原狀態,要麼形成新平衡。

   

憤怒賴神 難敵無辜小英
施正鋒∕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聯合報
<!–@IMAGE_6370880_CENTER_0@–>

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初選民調,經過英系強勢壓制終定案,將採取市話及手機各半、及對比韓國瑜及柯文哲。賴清德半夜發文表示,被修改的不是「辦法」而是「民主」、被傷害的不是「初選」而是「民進黨」;次日改口「不滿意、但不再批評」,既然階段性至少還有初選,且戰且走再說。

相對地,蔡英文一副無辜狀,推說中執會是黨意志的機關,既然按照黨章開會,她會遵從黨的決議;至於被問到不幸落敗是否會支持賴,她還是語帶玄機、賴皮不答。

相較於立委初選按黨中央規畫完成,總統初選再三拖延,關鍵在於蔡英文總統以國家面對危機為由,堅持「沒有辦法」按照黨的機制及時程參加初選,甚至還放話退黨參選。跟軍閥打麻將都要小心翼翼,何況伴君如伴虎,當然會有人自告奮勇全力護航。話說回來,黨主席卓榮泰畢竟是黨員直選產生、並非總統以政領黨指定代理的小媳婦,面對國王人馬三娘教子般頤指氣使,當然可威脅走人;終究,卓依然無力抵擋尚方寶劍。

對於蔡英文的耍賴,賴清德自信滿滿、只求一戰,至於民調方式只是枝微末節。他擔心連初選機會都會被沒收,因此破釜沉舟前往中執會,答應民調即使贏過蔡英文,只要自己還是輸給韓國瑜、或蔡可以贏過韓,就願意讓賢,可惜對方認為這是羞辱。延宕一周,該來的還是會來,小英嫡系來勢洶洶、友系一旁吆喝,儼然把基督徒丟入羅馬競技場餵食獅子;表面上講好聽是依照民主程序,再也顧不得社會觀感,赤裸裸倚多為勝。

賴清德四面楚歌,連新潮流都割袍斷義,唯一可仗恃的是社會還有正義感。當然,保皇派不免高舉捍衛國家主權大旗,甚至釋出新潮流黑白郎君奪權的詮釋,獨派團體自動繳械、相繼分裂。只不過,民進黨去年九合一大敗,連台中、高雄都失守,癥結在於本土支持者含淚不投票,特別是對於小英政府消極以待東京奧運正名公投,迄今耿耿於懷;儘管近日頻頻以「辣台妹」之姿出現,即使美國政府似乎毫不避嫌加碼加持,大家仍半信半疑。

蔡陣營一再威脅不惜出走,大體上就是看準了民進黨已失去馳騁體制外的韌性,尤其是年輕參政者,彷彿沒有行政資源就是不能打戰的弱雞。荒謬的是,小英挖空心思玩法,無非逼賴清德忍無可忍下割席而去,基本假設是綠營選民打死不退、脫黨競選的是自斷前途。問題是,果真選民都是糟糠之妻?其實,蔡英文四年多前就跟柯文哲眉來眼去,就是要防止黨內他人更上一層樓,終究養虎貽患,心中又哪裡會在乎民進黨存亡?

柯文哲口說沒有意願,看到藍綠內部兵荒馬亂,只要守住四分之一的基本盤,伺機攻城掠地,就沒有必要急,特別是萬一郭台銘或者蔡英文至少有一人出線,如此淺藍、淺綠選民入吾彀中。要是韓國瑜及賴清德披掛上場,那將是正三角形的硬戰,柯文哲就難以坐收漁翁之利。

一般人沒有注意到的是,老神在在的王金平,地方派系生存之道就是押寶,習慣代工生產,政黨色彩都是方便的保護色,從韓國瑜、郭台銘、柯文哲、到蔡英文都交好,這是賴清德的弱項。

   

懲罰變制裁 貿易戰全球都遭殃
趙文衡∕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聯合報
<!–@IMAGE_6370830_CENTER_0@–>

華為事件愈演愈烈,美中兩名主播還為此展開跨國辯論,顯見輿論對美國制裁華為的震撼,更甚於先前的關稅懲罰。事實上,華為事件讓美中貿易戰產生根本上質變。此次川普政府號令全球科技廠商圍堵華為,對中貿易戰已進化成技術禁運的經濟制裁模式。華為只是開始。

制裁華為方式以往並不罕見。在對俄羅斯制裁中,美國即禁止所有國家提供油氣探勘開採技術與設備,使俄羅斯無法開發新油氣田。但他國企業為何要遵守美國的制裁命令?與華為案一樣,美國控制他國企業的生存要素。在華為案為技術,在俄羅斯案為國際金融管道。

目前國際商業往來主要的支付貨幣仍為美元,美國透過對國際金融體系控制,號令全球企業進行制裁。例如美國並無自伊朗進口石油,卻能透過制裁讓伊朗石油出口降至零(美國聲稱)。

當然,美國不可能所有制裁手段一次到位,首先會禁止各國與中國交易某些特定產品,華為即為第一步,然後再逐步擴大,最後才可能及於所有貨品、服務與金融交易。

由於經濟制裁手段激烈,美國需要「正當理由」,以往通常是美國「敵對國家」,例如俄羅斯、伊朗與北韓。中國目前雖未列入敵對國家,但在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已將中國與俄羅斯並列為頭號競爭對手,將兩國視為挑戰美國權力、利益及地緣政治優勢的「修正主義強權」。似乎對美國而言,中國成為敵對國家只有一線之隔。

中國與俄、伊不同,在全球具相當經濟影響力,與各國有著綿密的商業網絡。若美國執行制裁,不但會對中國產生核爆等級影響,對美國及全球經濟影響也是核爆級的,要用此武器需要三思。事實上,中國經濟穩定對全球經濟發展都有好處,如果貿易戰愈激化,使用制裁的可能性愈高,將會使全球經濟陷入極大風險,兩國需避免貿易衝突,儘速達成協議才是。

   

初選全民調 良方還是毒藥
陳陸輝∕政大選研中心特聘研究員暨/聯合報
民進黨黨內提名方式暫告確定,目前決定民調採用手機與市話各占五成的雙底冊抽樣調查,且對比式民調對手將納入韓國瑜與柯文哲。

過去民、國兩黨黨內提名出現兩人以上競爭,卻又協調不成時,多以民調為重要依據,決定提名人選。這主要是為了解決人頭黨員,或因提名不公造成黨內分裂問題。不過,過去若是單一選區,競爭對手又是兩主要政黨時,這不啻為解決提名紛擾手段之一。但當第三勢力與兩大黨勢均力敵時,以全民調提名究竟是解決黨內爭議良方?還是提供第三勢力操控兩黨提名結果空間?就頗值得討論。

倘如賴清德所言,民進黨提名人選愈強,柯文哲愈不傾向參選。那對死忠柯粉來說,既然對手愈強柯文哲就愈不願意參選,或是(若實際參選)就愈不利,則如何「確保」藍綠政黨聲勢較弱參選人「被提名」,應該是他們關切的重點。

兩大黨提名時程若又分別在六、七月兩個時段展開,他們若能適當串連並奉行策略表態,即可左右藍綠政黨提名結果。試以聯合報在五月中旬執行的民調為例,在三方角逐的情況下,柯文哲面對的是韓國瑜(或郭台銘)以及賴清德(或蔡英文),他在民調的支持度都在三成以上。因此,當藍、綠兩黨公布明確民調時程並分別舉行時,這批四十歲以下占了超過五成的柯粉,資訊流通既快速,網路串連無障礙,只要相約在民調期間有三分之一柯粉,策略性表態支持他們認為較不可能當選的藍、綠參選人,將會讓柯文哲邁向總統之路更為平坦。

試以聯合報五月中旬民調為例,當柯文哲面對韓國瑜及賴清德時,三方的支持度大致為:33、31、23,另有約一成四不表態或是表示都不支持。如政黨對決題目換成是柯文哲對上韓國瑜及蔡英文時,原本三位支持度分別是:32、31、22。若柯粉以目前民調較為落後的蔡英文為策略支持對象時,則只要有三分之一的柯粉,也就是占總受訪民眾約一成比例柯粉,策略性地轉支持蔡英文,民調結果就會變成22(柯)、31(韓)、32(蔡)的政黨對決比例,讓蔡英文在民調中「脫穎而出」、「贏得」提名。

因此,在三腳督情況下,公開透明的全民調,究竟是解決政黨提名爭議的良方,還是讓第三勢力可策略操縱的毒藥,值得主要政黨深思。

<!–@IMAGE_6370912_CENTER_600@–>

   

讓登山客多一個「想要來的理由」
梁幼祥∕美食評論家(新北市)/聯合報
<!–@IMAGE_6370925_CENTER_0@–>

多年來,觀光局及許多縣市在觀光政策的開發推廣上不遺餘力,最簡單的亮點,大部分都放在美食上。許多顧問會議上,我都不時提醒各級政府,「除了夜市之外,我們還有沒有讓觀光客多留一晚的理由?」

尼泊爾每年因為登山死了不少觀光客,但從未因此阻絕「前仆後繼」的旅人,為什麼?因為他們的地理環境及許多登山配套業者,造就了一個「去的理由」。

台灣只有卅%是平地,其他都是丘陵高山,二○一六年我看了一篇黃一娟的文章「台灣山林走向世界?台灣高山國際觀光的想像」,寫得非常好,文中提到她在台灣遇到特地來台灣爬山的新加坡、菲律賓等年輕人,喜歡來台登山觀光;還提到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出版的台灣旅遊書,不斷形容台灣的山脈是世界級的,也曾有英國學者花十四年研究台灣的山,讚嘆台灣是如此特殊與美麗;在台灣環島古道上,也有一群人致力於手作步道。

如果我們集合專業學者,展開跨部會研議合作,在環評規範下,開發幾條「山岳觀光新亮點」,從專業導遊、山岳中途站、接駁服務、各級飯店、登山裝備、紀念品,甚至發展高山農業…十萬個新就業人口,可能都還不夠。

但台灣只有很少數的人看見自己山川俊秀的驕傲,媒體培養了口水專家,真正的專業被他們淹沒,國家治理永遠以「選票」來研擬政策,永遠用「政治語言」來領導思維,不懂的、不好解決的,就只有一個辦法:管制。我們的山林管制不就是如此?

台灣如果大量開發尼泊爾的航班,把亂撒的觀光補貼,用在這些有消費能力、愛山不怕死的觀光客身上,設計創造一個「要來的理由」,開發台灣許多政客看不到的產業,我們不用加入聯合國,就會有亮點!

   

小英們霸凌民進黨
邱德宏∕文字工作者(苗縣通霄)/聯合報
<!–@IMAGE_6370915_CENTER_0@–>

民進黨總統初選辦法幾經波折,終於通過了,可說是為蔡英文總統量身訂做的新遊戲規則;這群中執會「小英們」,不但讓民進黨失去創黨精神,護主心切更是醜態百露。

小英一再以改革之說,來為民調低迷開脫,筆者以為,小英太執著於改革的執政主軸,而荒廢了經濟力道,到頭來並沒有開擴國人對民進黨的信賴與支持,反而是因執政不力的民不聊生而失去了等待的耐性。

民調低迷不代表改革路線是錯的,但如果改革無法外溢實際經濟力的感受,只會徒惹打擊異己之疑。依民進黨算計,軍公教和國民黨人原本就不屬民進黨的票源,但何以基本盤不再,整體民調又如此低迷。

殊不知,經濟生活才是百姓最切身的感受,也是反彈的最大根源;況且,去年「九合一」選舉結果,早反映了小英和民進黨的執政不力,怎能怪罪於賴清德的參選否定說呢?

即便政治的本質是粗暴的,但也請優雅,那叫政治藝術,請小英們疼惜民進黨,真心愛台灣,若同室操戈都如此鴨霸,民進黨的理想性到哪兒去了?大選輸贏與否,都喚不回民進黨創黨初衷,沒想到小英霸凌了賴清德也霸凌了民進黨,值得嗎?

   

美泰兒的玩具轉型大戰
要如何才能吸引社群媒體世代的注意呢?這是擁有七十四年歷史的美泰兒所竭力回答的問題。保守地來說,過去幾年對這家玩具製造商而言,不是那麼好玩。

如何挑選適合自己的保養品?
依肌膚的喜好、感受選擇最適合的保養品,但在選購時還是勤快些,親自試用,且用於要保養的部位,以免懊悔買了一堆可能只用兩三次就束之高閣的產品。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