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6/13 第4009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也是「看見台灣」
聯合報社論 聯合/英國大選給蔡英文的三個提示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黑天鵝遠離歐陸 飛進英美
民意論壇 拜馬克宏為師 台灣藍綠好好學
死亡吞沒齊柏林 留下他對台灣土地的愛
齊柏林用生命戳破以「開發為名」的謊言
成立「齊柏林基金會」 遂其遺願吧
年改學健保 機動漸進修正
「看見台灣」 你我無法再視而不見
平庸均貧的公教退撫改革
聯合筆記/齊柏林,用命再喚「看見台灣」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也是「看見台灣」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齊柏林墜機身亡,舉國震驚,更是台灣的一大損失。各界都以不同的方式向齊導致敬,贊助企業也願意繼續出資,尋覓適當人選接手完成齊導的遺願。齊柏林雖然遠去,但他帶給台灣的正面價值,可望延續下去。

不幸的是,也有人利用這起悲劇,大秀人性的醜陋。網路上,有人利用齊柏林「外省第二代」的身分大作文章,撩撥族群問題;更有人在真相未明之際大談「被意外」的陰謀論,甚至逐一點名可能的「凶手」。

最誇張的,是政務委員張景森,竟藉齊導之死對與他意見不同的政治人物進行攻擊,甚至批評「為什麼這種水準的無良政黨可以在台灣生存?」這顯與個人的好惡無關,只是在消費齊柏林之死,以偷渡自己的政治主張,進行人身攻擊。人性的醜陋,真是可以無下限。

這些現象所反映的社會陰暗面,正是這些年來台灣在許多議題上紛擾不休、徒自內耗的根源。說得多、做得少;批評多、建議少;撕裂多、合作少;想像多,求證少;惡意飽滿,善意匱乏。也因此,台灣政治經濟只能原地踏步,甚至後退。

齊柏林的「看見台灣」,除展現台灣之美,也揭露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環保問題,讓人們看到國土的破碎。齊導雖未能完成「看見台灣II」,他身殉山河,也讓大家看到了人性的美麗和醜陋。讓美好的繼續傳遞,讓醜陋的消失,是齊導拍攝台灣的初衷,也正是大家應該追求的願景。

   

聯合報社論

聯合/英國大選給蔡英文的三個提示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英國首相梅伊四月發動提前大選時,被視為是一招高明的政治精算;誰料,短短不到兩個月的變化,她的政治豪賭卻以慘輸收場,保守黨反而失去原有的國會過半優勢。這次英國大選,是一場「民意如流水」的示範:原本被打入冷宮的工黨一夕復活,而自信滿滿的梅伊面臨噓聲四起,只能被迫與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共組聯合政府。

值得注意的,其實不是梅伊本人所面對的難堪處境,而是英國這個老牌民主國家如何一再因為政治領導人的輕率而陷入迷航的漩渦。以這次大選為例,梅伊是為了「硬脫歐」而提前改選,選後她仍重申要堅定執行脫歐政策。然而,一路鼓吹脫歐的「英國獨立黨」,這次大選結果卻是掛零,一個席次都未取得。簡明地說,英國獨立黨在去年英國公投通過脫歐後,即被選民棄如敝屣;但是,先前反對脫歐的保守黨,現在卻要與歐洲四鄰反目全力推動脫歐。試想,一個執政黨卻誓言要推動一個零席在野黨的主張,這樣的國家不可悲嗎?

之所以說「民意如流水」,正是如此。去年英國舉辦脫歐公投,是出於前首相卡麥隆的「精算」,以為可以挾蘇格蘭獨立公投未過之餘威,一舉打掉英國脫歐的妄想。不料,新奇的點子卻具有難以捉摸的迷幻力量,脫歐公投一舉過關,卡麥隆只能悵然下台。這次大選,梅伊還緊抱著去年脫歐的民意,以為可以趁勝再下一城;誰知道,反對脫歐的民意這次卻重新集結,當頭給她一記重擊。

有趣的是,主張「留歐」的工黨,去年雖遭逢脫歐公投的慘敗,這次卻藉年輕世代渴望留歐的支持得以東山再起;反而是大力推動蘇格蘭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這次受傷慘重。這些,都可以看到民意一次又一次的擺盪與反撲,而自以為聰明的政治人物卻只抓到了民意的尾巴。

原本如日中天的梅伊,短短兩個月,就遭到民意的背棄,這恐怕是她始料未及。對於民調已跌入低谷的蔡英文總統而言,這次英國大選的前因後果委實提供了值得借鏡的一課,其中至少有三點重要的提示必須記取。

第一,不要誤判民意。蔡英文當選總統後,對於她五成六的得票率作了許多理所當然的論斷,認為自己推動的種種政策和改革都是來自民意的付託,故具有絕對的正當性。事實上,這樣的假設不僅過度延伸,也過度武斷;一次投票往往只是一次情緒的集體宣洩,其實並未授予總統那麼多權力。尤其,當政府的實際作為逐漸引發民眾不滿,總統和內閣卻又拒絕修正或作出調整,這凸顯的只是掌權的傲慢。

第二,不要隨意操弄公投。每一次公投都對國家體制和走向造成重大衝擊,去年英國脫歐公投以五十二%對四十八%過關,這次大選則是民意對脫歐公投的一次反撲,但也無力回天。主要差別,就在年輕世代支持留歐的比率達六成五,他們的意見在上次公投未充分表達,年輕人認為自己的前途遭到出賣,因此這次傾巢而出。蔡政府正要修改《公投法》,大降公投過關門檻,屆時類似英國脫歐公投這種草率的議案可能很容易輕率過關,變成國家動盪不測的因素。看到英國民意的反覆對國家前途的鉅大衝擊,蔡總統不能不謹慎行事。

第三,領導人不可短視投機。卡麥隆下台,是因為操弄脫歐公投;梅伊陷入困境,則是意圖操弄民意,結果兩個人都栽在自己手裡。卡麥隆和梅伊操弄的,都是個人的短期政治算計,但他們的失敗卻使英國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前者,是使英國走上脫歐的不歸路;後者,是使這條道路滿布荊棘,國家前途堪憂。回看蔡總統,不僅將兩岸關係推入僵局,她推動前瞻建設計畫毫無遠見可言,一例一休政策更是一場災難。遙看英國的作繭自縛,蔡總統或許該認真想想如何回頭。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黑天鵝遠離歐陸 飛進英美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過去幾年來歐元區深陷歐債危機,各國厲行撙節政策更使經濟陷入停滯,使歐陸國家長期遭到英、美的輕視與批評。然而從英國去年6月的「脫歐」公投,11月美國川普勝選,加上英國的國會改選,美、英在多次選舉中都做出愚蠢且深具災難性的選擇,使本身陷入動盪;反觀歐陸各國,從奧地利、荷蘭、法國,到9月將舉行的德國大選,民粹派連連失利,自由派愈戰愈勇,政經情勢也從動盪回歸穩健。風水輪流轉,顯然不需要等十年。

英國堅持「硬脫」的首相梅伊於4月宣布提前改選國會,希望藉由選舉讓民眾賦予她更強的使命,以便她在與歐盟談判時進退自如,殊料選舉結果卻是自己「打臉」。無黨過半,國會懸空,新閣可能難產,梅伊更可能下台。英、歐談判即將於6月19日開鑼,英國究竟由誰領軍?戰略究竟是「硬脫」還是「軟脫」?以「倫敦之霧」來形容實屬再貼切不過。

英國未來無論是由誰出任首相,都將面臨三大危機。第一是民眾立場嚴重分歧,包括內向對外向,年輕人對老人,都會區對非都會區,民族主義者對統一主義者。第二是經濟益發艱難,通膨率升到三年來高峰,實質工資持續下降,國內投資不振;來自歐洲的技術移民減少,導致稅收與經濟成長下降。第三,英、歐談判即將展開,但政治人物並未認真準備如何因應「脫歐」帶來的痛苦,包括貿易萎縮,成長下降,移民減少,稅負加重,公共服務縮水,民眾也並未對這些即將來臨的艱難做好準備。

反觀歐陸各國,今年來擁歐盟、反民粹的勢頭益發清晰。3月荷蘭選舉民粹勢力首度受挫,極右派懷爾德斯雷大雨小,開高走低;5月法國總統大選由擁歐的中間派候選人馬克宏勝出,而且他領導的「前進黨」預料也將在6月11日及18日的國會改選中過半。展望9月的德國選舉,總理梅克爾的「四連霸」之路也是倒吃甘蔗。英國的政治困境與德國的長期穩定,及法國的撥亂反正,恰成強烈反比。

再看經濟表現,今年來也出現「歐長、英消」的逆轉局面。英國今年第1季經濟成長率已淪為七大工業國家之末,歐元區則成為已開發國家的經濟成長重點,第1季經濟成長率不僅遠遠超英,還是美國的二倍。而且經濟復甦的勢頭相當普遍,長期疲軟的義大利、葡萄牙都出現逐季增長,西班牙、愛爾蘭更已經從「歐豬五國」之中除名。復甦的第一支腳是出口成長,並逐步擴散到消費與投資,經濟學者普遍認為這波復甦具有自我延續的品質。

更重要的馬克宏當選法國總統,及德國總理梅克爾連任的聲勢高漲,都為歐元區的經濟復甦清除了政治障礙。歐洲央行已經排除再降利率的可能性,並將經濟成長的風險由「偏下」改為「平衡」;貨幣政策的主要考慮已經不再是擴大寬鬆,反而出現是否應該「退場」的爭議。

經濟復甦的效應也開始反映在企業獲利與營收上,已公布第1季財報的大型歐洲企業中,淨利超出預估的比率達到十多年來的高點,加上政治風險下降,促使投資人大買歐股,歐股600指數過去數月來的漲幅已經趕上美國標普500指數;由於歐股之前的表現不如美股,因此歐股還可能有相當大的上漲空間。歐元對美元匯率也穩穩站上1.10以上,各大金融機構普遍放棄1:1平價的預測。

歐陸選舉持續正常,反映出與英、美之間的重大差異。歐陸各國經濟成長雖低,但貧富差距也相對較小,家庭負債較低,人民生活相對穩定。歐盟核心國家贏在選民清醒、明智且通情達理,已經建立了「不走極端」的文化與共識,現在也無須再因為政治憂慮而看衰歐盟並放空歐元。英國的選舉,美國川普政府的政治紛擾層出不窮,真正的「黑天鵝」風險已經遠離歐陸,英、美則成為動盪的核心。

   

民意論壇

拜馬克宏為師 台灣藍綠好好學
胡祖慶/東海大學政治系主任(台中/聯合報
隨著法國國會改選第一輪投票落幕,馬克宏「整合最大多數」策略再次奏效,一年前創立的共和前進黨(簡稱前進黨)得到百分之卅二選票,躍居第一大黨;並且可望在國會五百七十七席當中取得百分之七十到八十多數,直追右派聯盟在一九九三年創下紀錄,共和黨及社會黨兩個傳統主流政黨則有邊緣化之虞。相較於台灣藍綠陣營連年惡鬥,以及陣營、甚至政黨內部兄弟鬩牆,馬克宏經驗有三點值得參考。

第一,馬克宏在借殼上市同時,不傷感情地切割前任主子,從而將歐蘭德的失敗轉化成自己成功,是一九六九年龐畢度切割戴高樂以來又一鉅作。再者,雖然他前任老闆,前總理沃爾斯舉措失當,被迫以無黨籍身分角逐議員連任,但是前進黨決定不在該選區提名候選人,給人有情有義的暖男感受。就這樣,馬克宏取得社會黨大半選民基礎,卻不會受到該黨執政成績拖累。

第二,馬克宏贏得總統選舉後並未「整碗捧去」,而是任命共和黨籍菲力浦出任總理。菲力浦長期追隨年初在共和黨總統初選落敗的朱貝。馬克宏此舉一方面削弱共和黨在國會改選中拚搏的力道和正當性,另一方面促使共和黨新任國會選舉執行長巴寰宣示採取「保衛共和」的競選策略。這意謂在極右派民族陣線有望勝出選區,第一輪得票排名第三以後的共和黨候選人將退出角逐,對於初試啼聲的前進黨而言可說消除一項心腹大患。

第三,馬克宏能夠取得國會多數,和貝魯投桃報李的合作模式相當關鍵。早在二○○七年總統選舉,民調便顯示假設中間偏右的貝魯進入第二輪,實力足以和右派沙克吉一搏。

二○一六年馬克宏宣布參選總統以後,貝魯放棄角逐,轉而支持馬克宏。當時馬克宏的支持率是百分之十八,貝魯自認替馬克宏殺進第二輪投票立下汗馬功勞。總統選舉結束後,前進黨第一波議員提名當中只納入四十位民主運動黨候選人,引發貝魯「過河拆橋」批評。馬克宏隨即亡羊補牢,提名七十五位民主運動黨候選人,同時任命貝魯出任內閣排名第三的法務部長。

綜上所述,馬克宏能夠同時握有總統多數和國會多數,整合能力是不可或缺的。台灣能否出現馬克宏?能否拋開藍綠陣營間無止盡的爭鬥?吾人不妨拭目以待。

   

死亡吞沒齊柏林 留下他對台灣土地的愛
彭懷真/東海大學社工系副教授(台/聯合報
劉克襄在十二日「名人堂」專欄分享許多與齊柏林互動的故事,感動了我忍不住想要寫些回應。劉克襄躲在關渡沼澤拍鳥的照片感動齊柏林,使這位公務員走出人生舒適圈,創造了傳奇。兩位非主流的人物,為精彩的台灣增添重要的註腳。

聽聞空難噩耗之時,我正在喜宴會場,四周充滿對愛情的歌頌,我卻只想到死亡。從高中起,我最關心的人生主題就是「愛與死」,四處找尋答案。直到背誦聖經雅歌全文,其中反覆思索的是所羅門王所寫「愛情,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之殘忍。」嫉恨殘忍,這不難懂,也容易經歷。人際之間充滿嫉妒仇恨,帶來各種痛苦。幸虧有愛情,愛情的感動最珍貴,是生活中的甜蜜點,更是生命中的高峰經驗。

世人歌頌愛情卻總認為愛情脆弱,隨處可見愛情敵不過現實、財富、家世,贏不過官司、訴訟、恩怨,愛情好像勝不過疾病、痛苦、生離死別。但最有智慧的所羅門王卻看到愛情的堅強,強到足以與死亡的力量相抗衡。

的確,在安寧病房、在殯儀館、在火葬場、在墓地,堅貞的愛情依然強大。被癌症折磨仍因配偶的擁吻而有的笑容、相知相守情侶為斷氣者拭去淚水、革命夥伴在老兵火化前唱的軍歌、老伴去世多年依然天天掃墓……,都述說愛情。

如今有了新的版本,是透過墜毀的小飛機殘骸呈現的。死亡吞滅了齊柏林和他的夥伴,但吞滅不了他們對台灣土地的堅強愛情。目睹這些場景,我深信死亡日後吞滅我,但我生命裡的愛情,如同雅歌裡另一段所說:「愛情,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不能淹沒。」

那些用生命去感動人的,不會被任何力量熄滅或淹沒。齊柏林留下的影像不僅在電影資料庫中,也在你我腦海裡。他精采而充滿轉折的生命故事將激勵無數人走出已經習慣的工作世界,日後會有許多人如此說:「齊柏林冒險,我也要冒險。」生命的確不在乎長短,在與死神交手時,唯有堅強的愛,使人向死神誇勝。

死亡最大的威力是讓活著的人恐懼,其實恐懼是人生的一部分,當我們選擇繼續活著就選擇與恐懼相伴。劉克襄文章一開頭就描述恐懼,齊柏林則長期為了以鏡頭記錄真實,面對各種危險。危險是與自己的選擇不可分,就沒有那麼恐懼了!十日直升機出事到墜落的瞬間,這位充滿愛的男人大概輕鬆以對,甚至向死神說:「別狂傲,因為我有愛!」

齊柏林在世時用特別的高度使無數人「看見台灣」,死亡時用特別的深度使我們「看見自己」,看著自己能否坦然面對死亡,看著自己是否有與死亡一樣堅強的愛情。他的鏡頭感動你我,他的死亡感動你我,你我在被感動後,也應該感動更多人。

   

齊柏林用生命戳破以「開發為名」的謊言
莊貿捷/研究生(台北市)/聯合報
齊柏林導演用影像戳破建商、地方政府以「開發為名」的謊言,讓我們知道土地正在承受濫採濫伐的傷害。在看過「看見台灣」後,才明白環境、土地、居民三者相互相生的關係;在所有開發的背後,是數不盡的利益輸送與環境破壞。現實社會中不斷上演的荒誕劇碼:工業廢水排放、水源地濫採、河基砂石盜賣、違規建地浮濫等問題。在這塊土地上,有人卻以省籍區分人心,以地位判別貢獻,更以學歷獨斷才能。若能明白齊導所堅持的夢想,就能明白他無比強大且堅毅。

我在齊導的影像中,看見他對於這片土地的濃烈的情感,也想到我的故鄉苗栗。日前苗栗縣長提出解決縣府財政困難的方法是:在三義地區邊坡或淤積的河床進行土石開採,一方面疏濬,增加縣庫收入,卻漠視水土環境的評估。砂石盜採、濫墾濫伐在苗栗其實行之有年,把持在黑道、白道掌上,是縣民們肚裡皆知卻又不能說的秘密,多年來苗栗有哪一條河不是被挖得亂七八糟?年年改變的河道,土石塌了又崩的邊坡。這些年冠冕堂皇的開發建設,沒收了縣民們兒時恬淡適愜的夢,換來一台又一台呼嘯的砂石車,滿載黑金通往各種利益網絡。而無辜棲身在山間、河道居民,只能無力地等待大自然的反撲。

齊導用紀錄片道出許多人想說卻不敢說的痛,用生命告訴我們有些事,該堅持的事情就會堅持下去。若你從來不曾關心過台灣的現狀,可能為了生活奔波,也很多人只在意自我的享樂,其實並沒有對錯。只是哪天若你想到,曾經有一個人熱愛他的夢想與土地,他放棄了社會框架中鼓吹安逸穩定的工作,帶著勇氣飛上天際,俯瞰被傷害的家園,用光影撫摸大地,並告訴我們還有人,曾經用生命在堅持著。

   

成立「齊柏林基金會」 遂其遺願吧
熊雄/退休人士(台北市)/聯合報
齊柏林導演在電視訪問中,談到為了拍「看見台灣」的壯麗結尾,原住民小朋友凌晨兩點起爬玉山,當天天氣不好,他在山下急得像熱鍋上螞蟻,根本就是個不宜飛行的日子,但是山上的牧師帶著小朋友禱告,他也在山下求諸神保祐,才換來短暫的雲開日出,他就像赴戰場的勇士般率機飛上玉山頂,留下震撼而令人動容的鏡頭!當我們坐在電影院看這一幕時,那知道有人冒著生命的危險在奮鬥。

觀眾不知道,大多數人不知道,但是齊導的家人知道,他們還是揪著心,放著這隻鷹去遨翔山河大地,這種犧牲包容的情懷,更是令人感動。

齊導真的走了,有人提議用齊導之名為校名,而我覺得應給這位為台灣奉獻生命的勇士更實質的贊助和紀念,希望有人能出面成立「齊柏林基金會」,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們要為這位為台灣不惜捨命的人做點事,以慰齊導在天之靈。

   

年改學健保 機動漸進修正
吳瑞北/台灣大學教授 張懋中/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