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真生活Snap電子報】介紹網友們精彩攝影作品及生活資訊影像情報,快藉由此份報來看你不曾發現的風景! 【Live 互動英語報】內容生動且生活化,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2/07 第4176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自己的國家自己賠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重啟核二戳破蔡政府的空洞承諾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美股完美風暴? 還是健康回檔?
民意論壇 消費少了,拾荒多了…小市民的經濟寒冬
沒有彭淮南的央行…台灣的虛實之間
吳志揚棄選…國民黨軟腳阿斗 民進黨繼續混
吳志揚棄選…客庄翻盤 桃園選戰關鍵
棄新用舊 何不重啟核四?
去梯言/如果曹操沒打赤壁
讓國民黨再輸一次?人民不能再輸一次!
走回頭路 核廢料又爆棚
護司法 讓「妨害司法公正罪」成真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自己的國家自己賠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春節一天一天接近,M503航路爭議也出現最新發展:因航班縮減,大批台商、台生回不了家,有人揚言將聲請國賠。這消息很勁爆,因為國賠的錢出自全體納稅人荷包。「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還來不及,現在變成「自己的國家自己賠」!

M503事件凸顯出一件事:政府官員表現唯荒唐二字能形容。中共丟出新政策,國際航空運輸協會回函此航線早經國際民航組織批准,連大陸民航公司都一派輕鬆撤回加班機申請。如今只剩蔡政府官員急得跳腳,厲聲批判陸方未信守承諾,也恐嚇國內民眾「飛安攸關人命安全」。事實上,民眾冷眼看戲,心裡大抵都明白是怎麼回事。現在政府無計可施,連軍機都待命出動了,還可能得應付民眾聲請國賠。

國賠,看起來是國家賠人民,實則國庫的錢出自納稅人,這道理怎麼說得通?因此,國賠還有一個機制,即國家回頭向犯錯的公務員求償。如當年的空軍小兵江國慶冤死案,國賠之後,法院判定國防部可向當年造成過失的國防部長陳肇敏等人求償近六千萬元,免得全體納稅人成冤大頭。

以此類推,民眾聲請國賠,其實該由陸委會主委張小月或交長賀陳旦出錢賠償,荒唐的政策造成民眾損失。但這些「揣測上意」的官員又能負多少責任,他們恐怕也在心裡嘀咕:罪魁禍首不是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嗎?這筆帳要怎麼算?說到底,最終只好「自己的國家自己賠」!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重啟核二戳破蔡政府的空洞承諾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核二廠二號機在停機六三二天後,台電日昨重新向原能會提出申請,希望讓該機組重新恢復運轉。前後任閣揆林全和賴清德均曾說過,重啟核電是「最後手段」,當窮盡一切手段仍出現電力缺口,才會考慮動用核電機組;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並以「葉克膜」形容核一核二,說「性命危急」才會用到。如今台電申請重啟核二,行政院卻輕描淡寫說是「一般程序」,正凸顯其欲蓋彌彰。

重啟核二二號機須經過兩個關鍵程序:一是經原子能委員會核准,二是經立法院同意。這次台電申請核二二號機恢復運轉,表面上看似台電主動,實際上行政院已聽取過台電的簡報,是政院擔心電力不足及空汙問題成為在野黨在今年選舉的攻擊目標,而要求台電重啟。換言之,核二廠二號機遲至今日才申請恢復運轉,並不是因為技術問題,更非安全堪虞,而完全是政治考慮。其源頭,正是蔡英文總統力推的能源轉型政策出現了目標與手段悖離的問題。

蔡政府的非核家園能源政策目標,要在二○二五年時讓核電廠全部除役,屆時我國供電的能源配比,將分別是天然氣發電占五十%,燃煤發電占卅%,再生能源占廿%。對於這樣的政策目標,兩年來國內外質疑該方案難以實現的聲浪從未停過,然而,蔡總統始終堅稱她的能源轉型方案可以兼顧穩定供電、環保與電價,不肯務實修改。但一年多來發生的種種事件,不斷戳破了她的牛皮。

去年七月花蓮和平電廠一座電塔倒塌,立刻引發國內供電告急;一個多月後,大潭電廠因供氣中斷,造成八一五全台大停電。對於這兩次事件,蔡政府皆歸諸天災與人禍,不承認是其能源政策太過冒進所致。更有甚者,在綠能發展尚未到位之前,蔡政府就逕自下令將未到除役年限的核一核二等機組停止運作,導致國內供電持續緊繃。

輕率讓核一核二機組提前退場,不僅導致供電的穩定性失衡,更大的代價是賠上了國人的健康。原因是,核電機組提前退役留下的電力缺口,在左支右絀的情況下,只能讓燃煤電廠增加工作量來彌補。而燃煤發電大增的結果,則是碳排放不斷上升,使得空氣品質日益惡化。其中,高雄、台中、雲林等民進黨執政縣市民怨沸騰,這些地方首長為了平息民怨,積極推動減少生煤發電,如此一來,更加劇了國內供電的緊張。

再算一算這筆帳,由於削減核能發電及減少燃煤發電,台電必須不斷增加使用天然氣發電,讓台電去年的獲利較前年銳減一八三億元。而近期國際天然氣價格飛漲,台電今年財報表現更難樂觀,電價調漲壓力與日俱增。去年底經濟部長沈榮津宣布,將動用電價穩定基金,把電價調漲的機會壓到零,暗示今年不會漲電價。當時,外界均不知經濟部的把握在哪裡,如今看來,他埋下的伏筆就是讓核電機組恢復運轉。

核電在馬政府執政時是一個燙手山芋,但在民進黨政府手裡,卻能玩到出神入化。當要爭取反核民眾的選票時,民進黨可以信誓旦旦地說絕不用核電;當地方上空汙告急、供電不穩、或為避免電價上漲時,馬上又可以堂皇推出核電來救火。

蔡總統就任尚未滿兩年,她的能源支票,在空汙與供電穩定兩項承諾上已確定跳票。蔡政府不惜被批髮夾彎,也要重啟核二,原因就在其承諾已逐一證明難以兌現。正因為如此,人們更應該加緊監督其能源政策的各個面向,而不能只盯著核二。

蔡政府的非核政策機關算盡,但挖來補去,卻填不滿電力供需的深坑,終究要露出馬腳。這個春節,台灣民眾已注定要在「紅爆」中度過,此刻人們又迎來蔡政府將重啟核二二號機的消息,這說明未來台灣還有更多的能源坑洞要補,民眾必須睜大眼睛。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美股完美風暴? 還是健康回檔?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美國公債市場連日重挫,殖利率持續上升,量變終於引發質變,導致美股連日重挫,比元月下旬的頂峰已回檔8.5%。儘管當前股、債雙弱,但兩者的基本面並不相同;美債的確正駛入「完美風暴」,跌勢還未終結;美股雖也面對逆風,而且夠強,但還不算「完美」,這波跌勢應視為一次健康的修正;在通膨急速上升迫使聯準會(Fed)快速升息,或美國經濟出現衰退信號之前,就宣告美股牛市就此結束,現在還言之過早。

既然金融市場動盪是由美債引發,當然應該先談美債的「完美風暴」如何匯聚。債券價格同樣是由供給與需求來決定,價格下跌不是因為供給增加,就是需求減少,或兩者皆是。供給面相當單純,就是川普政府實施減稅及擴大公共支出,將使預算赤字持續擴大,中、長間公債發行額自然增加。在短期間,美國國會仍為提高舉債上限爭執不下,一旦妥協,未來一年預算赤字與公債供給都將進一步增加,也對債市不利。

導致公債需求面減少的因素比較多元。其中最肯定的一項,就是Fed已從去年10月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到今年底止Fed將從債市抽回4,500億美元,明年再抽回6,000億美元,未來除非美國經濟陷入嚴重衰退,這些資金將就此一去不回。

民間資金對公債的需求,則由通膨水準、通膨預期及對貨幣政策的預期主導,且相互影響。長久以來公債殖利率所以偏低,因為美國景氣只有復甦而尚未復原,歐、日等國連像樣的復甦都少見,加上國際油價重挫,使美國通膨一直低於Fed所訂的2%目標。現在全球景氣終於同步上升,因而帶動通膨緩慢卻穩步上升,只不過投資人一直視而不見。投資人另一項誤算,就是之前已經低估Fed前主席葉倫落實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決心,直到元月31日會議後才警覺到未來Fed將更偏向「鷹派」。包括在聲明中加上兩個「進一步(further)」升息的字眼,提到通膨「上升」而刪去「下降」, 顯示對經濟及通膨展望更具信心。再者,今年有投票權的決策委員中,二名「鴿派」已被「鷹派」取代。市場終於體認到3月便將再息1碼,今年升息3碼更加篤定,4碼的可能性正在升高。

技術面更顯示30多年來美債大牛市的象徵─10年期殖利率下降趨勢線,已被初步升破,引發「熊出沒」的憂慮。但債市多頭仍緊抱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就是只要工資上升依然緩慢,通膨便不大可能迅速達標。結果元月工資年升2.9%的數據一出現,債市自然再跌。利率與工資上升都會使企業成本升高,盈餘減少;債市殖利率與股市股利率的差距拉大,也會使股市的相對吸引力下降,美股終於支撐不住。

美股目前雖不具備「完美風暴」的條件,但利空也不少。股價漲幅已大,回檔只是早晚;類股皆居高檔,已無輪動空間;經濟成長加速,通膨與利率皆看升;Fed鷹派得勢,升息速度可能加快。如果通膨回升是股市大跌的扳機,投資人龐大的多頭部位就是火藥,結果當然是一觸即發。

但美股至少還有三大支撐。第一,經濟情勢良好,短期內未見衰退信號;第二,企業獲利優異,第4季企業獲利上修幅度達到五年多來最高,且減稅對預期獲利有益,將能緩和投資人對本益比超高的憂慮;第三,金融機構體質增強,不致發生系統性危機。經濟未衰退,金融無風暴,股市出現崩跌或轉入大熊市的可能性並不大。

股市漲多回檔,不但合理,而且健康。目前投資人最關切的是美股短期內將回檔多少?以道瓊為例,去年12月及今年元月在減稅利多與元月效應激勵下,曾演出「噴出行情」,指數合計上漲約10%,已偏出上升軌道。經過近日大跌後,技術線型顯示指數已經接近短線支撐;而且股市大跌已經使公債殖利率回降,這也是股市短線可望止跌的信號。至於中期後市如何?投資人必須緊盯兩點不放:第一,工資與通膨是否當真加速回升?第二,果真如此,各國央行將如何因應?

   

民意論壇

消費少了,拾荒多了…小市民的經濟寒冬
張清榮/退休教授(台南市)/聯合報

從理髮阿桑口中獲悉,一位重視儀表的老先生,因為兒子工作的工廠關門,陷入待業困境,為節省開銷,理髮的時間遞延,從半個月理一次,到現在是四個月理一次髮,好存錢給孫子交學費。我順便問起:「妳的收入有影響嗎?」她點頭如搗蒜說:「原本預定做到去年底,發現收入減少,為減輕兒女負擔,只好做到不能動為止,唉…」

尚未走進傳統市場,一字排開的非正式攤位,冒著被警察開罰單的風險,也要日曬雨淋個一整天,賺取蠅頭小利。送蔥送蒜送芫荽,這是菜攤最有人情味的美景,現在可是錙銖必較。市場內覓食的流浪漢更多了,翻掘垃圾桶,為的是尋找廚餘、瑕疵的蔬果果腹。

資源回收車後面,在不同的收集點,總有拾荒者向倒垃圾的住戶攔截回收物。這些回收業者越來越多,為公平起見,我多年來都交給市政府的回收車;最近我倒垃圾的點新來一對老夫妻,好幾次回收物被這對老夫妻中途截走。更令人心酸的是,為了幾支寶特瓶、幾疊舊報紙,他/她公然吵架動粗。

開車在快車道上,總有賣玉蘭花的小販,在安全島上、車陣中穿梭吸廢氣,隨時可能被撞,也要做個小生意。最近賣玉蘭花的多了一位,彼此河水不犯井水,一個送往,一個迎來,倒是和平相處,可以肯定的是收入必然減半,但是又何奈?

到銀行辦事出來,發現一人從別輛摩托車前座,提走沉沉一袋便當,走向另一部機車揚長而去。聽聞中,買的菜被偷走,買的便當被吃掉,我原都不相信小市民的生活有這麼困窘,如今這一幕活生生在我眼前上演!我告知偷竊者的機車號碼,只聽被偷者沉重嘆一口氣:「這種小案子,警察不會認真抓人,算了,救濟做功德吧!」

住家附近是大東夜市,兩年前人山人海,遊客摩肩接踵,各類攤位小販荷包滿滿,人人笑逐顏開。兩年來,陸客少了,攤販的生意掉了一大半,真是欲哭無淚啊!

而我堅持教育崗位四十五年,去年屆齡退休;如今因為退休金莫名其妙「被充公」,只好退而不休,繼續兼任,甚至兼授夜間進修部的課以增加微薄收入,這也算「拚經濟」吧!

環顧周遭,天啊!這個冬天怎會這麼寒冷呢?聲稱最會溝通的小英政府,妳們挖溝了嗎?沒有水溝,哪來溝通呢?沒有經濟活水,百姓哪來「錢水」呢?你們築巢了嗎?沒有窩巢,哪能引鳳呢?沒有工商投資,經濟哪能提振呢?小老百姓活該在冰天雪地中凍死凍僵嗎?

   

沒有彭淮南的央行…台灣的虛實之間
張宮熊/屏東科技大學教授(高雄市/聯合報

據中央銀行統計,二○一八年一月底,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及債券按當日市價計算,連同其新台幣存款餘額共折計四二六一億美元,較上月大增三四五億美元,約當外匯存底九十四%。此一比率約略等於外資對於台積電的控股程度。這只是一個數據還是警訊?

近半年來一直請大家思考一個問題:沒有張忠謀的台積電是什麼台積電?沒有彭淮南的中央銀行,中華民國何去何從?這二件事情在二○一八年同時發生,恐怕也是影響中華民國國運最大的二件事。

歷經丙寅、丁酉年連續二年「火消金」後,金融市場表面風光,實際上已經是強拏之末。台灣的金融資產實質上已經由外資控制,政府控制幅度已經大不如十、廿年前。

正如同一九九七年東南亞一片繁榮錯覺之下,外匯存底實質上已經是一個浮誇等同外債,沒有實質家底的狀況。外資一撤離,泰、馬、印尼、菲、韓,乃至於俄羅斯、拉丁美洲諸國,如骨牌效應般一發不可收拾。

台灣經濟歷經近廿年虛耗,老百姓仍然活在政治人物虛假無用的經濟政策之中。二○一八年戊戍伊始,十年大循環已近變盤之時,國際金融市場已經面臨崩潰的境地,而國人是否真正了解自我的處境,還是仍然把這些事情都只當作是新聞來看?

我對二○一八年下的代表字是「休」,是「休息」但也是「重新開始」。希望天佑台灣,能再度幸運的躲過此波衝擊,不願見到摧枯拉朽的悲慘春天。

   

吳志揚棄選…國民黨軟腳阿斗 民進黨繼續混
朱言貴/教(台北市)/聯合報

年底桃園市長選舉,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吳志揚不參選也就罷了,還盛讚對手鄭文燦,長他人志氣,滅自己人威風,令人匪夷所思。

當前國民黨最大的問題,在於坐享其成的人多,而勇於開疆闢土之士極少。縱使蔡總統執政不力,國民黨並未得利,反而因為國民黨候選人過於怯懦,未戰先敗,造成民主制衡機制全面失靈,蔡總統表現再怎麼爛,反正國民黨是扶不起之阿斗,還是足以繼續混下去。

國民黨官二代養尊處優慣了,這些紈□子弟只能坐享選舉之成果,一旦國民黨淪為在野黨,剎那間個個淪為洩氣的皮球,看到民進黨候選人不免腳軟心慌。

國民黨欲東山再起,除非徹底改變失敗主義的積弊,恐怕再也沒有機會了。民進黨執政成績再怎麼不行,對於國民黨官二代來說,就是找不到攻擊的切入口,形同變相的放水。有這樣的不分區立委,國民黨還需要敵人嗎?

古今中外恐怕都沒有這種例子,執政成績直直落,卻找不到選舉的對手。不是鄭文燦太強,而是吳志揚太弱,正因吳志揚的太弱,反而墊高了鄭文燦的高度,甚至讓鄭文燦不戰而屈人之兵,令國民黨聞風喪膽、不戰而降。

身為不分區立委的吳志揚,原本立下切結書給國民黨,有義務率先請纓出馬,如今找出各式各樣藉口,躲避國民黨的徵召,嚴重打擊國民黨的士氣,更讓自己的政治前途提前報廢。

   

吳志揚棄選…客庄翻盤 桃園選戰關鍵
何來美/資深媒體人(苗栗市)/聯合報

年底桃園市長選戰還未開打,國民黨籍立委吳志揚卻公開示弱不參選,除了父親吳伯雄反對外,更稱「鄭文燦的經營方式,國民黨無人望其項背」。這句話,不論是怯戰,還是反諷,不可諱言的是鄭文燦對基層經營的紮實,已讓藍營欲角逐者備感壓力。

桃園市選民結構,除了少數原住民外,閩、客、外省籍人口比例約是四︰四︰二,國民黨威權時期是「北閩南客」輪政,第一、二屆縣長是閩南籍的徐崇德,第三屆縣長輪到客家籍的張芳燮,他在議會與閩南籍議員關係搞得很僵,差點鬧到桃園縣再分出中壢縣,致國民黨不敢提名他連任,第四屆改提吳志揚的祖父吳鴻麟,而第五屆輪到閩南籍陳長壽主政,吳鴻麟也未連任。

吳志揚繼祖父吳鴻麟、父親吳伯雄之後當選縣長,在台灣只有高雄「余家班」的余登發、余陳月瑛、余政憲祖孫三代可以比美,不同的是吳家祖孫三代的縣長都只幹一任。

台灣人的投票行為取向,族群意識雖已淡化,但吳志揚與鄭文燦在桃園的兩度對決,吳志揚還是贏在南區的客家莊。二○○九年縣長選舉,吳志揚贏了鄭文燦六點五%(四九五五九票),在南區的中壢、龍潭、楊梅、平鎮四大客庄票倉,吳志揚贏了五三一七九票,成為致勝關鍵。

反觀二○一四年的市長選舉,吳志揚以二點○四%(二九二八一票)之差敗給鄭文燦,這四大客庄票倉吳志揚雖還贏了二八二七○票,復興區也小贏,但在北桃園六個閩南區,以及一向偏綠的觀音、新屋客庄卻輸,終種下敗因。

鄭文燦知道他在客庄是弱勢,上任三年多來特別加強客庄的經營,他尊客家籍文學大老鍾肇政為師,舉辦「鍾肇政文學獎」、文學營,更延攬鍾肇政的媳婦蔣絜安為客家事務局局長。蔣絜安頻頻舉辦活動,還成立客家青年軍,力爭年輕選票,全面經營客庄,且獲得中央客委會大力支持。

客庄本是吳志揚的強項,面對鄭文燦對客庄的用心經營,難免會怯戰,因為若連客庄都輸,哪有贏面?不過,現從中央到地方都是民進黨執政,若中央執政不佳,大環境也會影響選民投票取向,而高民調也並非穩當選,三年多選前吳志揚的支持民調不是也高過鄭文燦嗎?因此吳志揚與藍營也不必過於悲觀。

   

棄新用舊 何不重啟核四?
周南山/台大土木系兼任教授、中興/聯合報

行政院決定重啟核二廠二號機,或許這是迫於選舉將屆所採取的手段,但也凸顯了核能其實沒有不安全的事實。

台灣廢核之舉主因是肇始於日本福島核災。但是福島電廠出事,不是因為核能電廠無法承受規模九的強震(福島附近的其他核能電廠即安然無恙),而是因十三公尺高的海嘯入侵(福島核電廠高程僅五點七公尺),造成柴油發電機停止運作,反應爐無法冷卻,而使幅射外洩。

根據中興工程顧問公司以最先進的電腦模擬研究:假設台灣東側發生與日本規模相同的地震,因琉球之深海溝,由海嘯引起的浪高不超過二公尺,而核四等電廠之高程為海拔十二點三公尺。何況台灣的斷層破裂面最多僅二百公里,與日本三一一地震近五百公里的斷層長度不可同日而語,所以台灣的地震規模從未超過八,與日本地震的規模九,能量差了數十倍以上。因此日本三一一地震引發的那種大海嘯,台灣從未發生也不太可能發生。

若考慮非核能源的幾種替代方案:

風機:發電成本高且不穩定,夏日缺電,卻往往無風;而冬天海上風力強勁,但是較不缺電。陸上風機噪音甚大,且風量小,而海上風機其實結構脆弱,風力太強時反而需關機,且需擔心風機被折斷。風機產業僅佳惠歐洲廠商,對本土產業並無貢獻,而且儲存與運送電力困難。

太陽能:成本甚高,較缺電的北部經常陰雨綿綿,日照量不足;若在中南部低凹地種電又擔心掩水,若把凹地或沈陷地盤填高又擔心以鄰為壑。何況太陽能面版本身是汙染產業。

天然氣:雖然較為清潔,但需靠海上運輸,易被封鎖。又因儲存設備廠址難覓,氣爆的風險高而有安全之虞,成本亦甚高。

水力發電:應是最安全、乾淨、經濟的能源,但台灣可利用的水資源已多用罄,水庫淤積嚴重,且新設的小型水力發電廠又屢遭環評的阻礙,開發困難。

其他再生能源:如洋流、潮汐、生質能,甚至玻璃發電等新型發電方式,目前世界各國均在研究階段,尚緩不濟急。

至於風險,一個是發生機率微乎其微的核災潛勢,另一個則是機率頗高的PM2.5所導致的死亡和健康受損。從風險管理的角度看,燃煤所造成的風險遠大於核能。

無論行政院恢復核二二號機是否為爭取選票,都是一項正確的決定。但其實核四才是最新設計,也已幾近完工。核四廠建廠施工品質要求嚴謹,且通過一次次之安全檢查,運轉發生事故之風險極低。若決定重開機組,豈有棄新用舊的道理?

   

去梯言/如果曹操沒打赤壁
公孫策/聯合報

日前一個餐會場合,坐下發現旁邊是沈大老,大老劈頭就問:「依你看,歷史上有誰可以解決當前的困境?」

他指的是當前台灣面對強勢中國的左支右絀(例如對M五○三航線的處理),他沒說出口的是對蔡英文那句「不要小看這個總統的意志」的憂慮。我當場的回應不令大老滿意,回家深自檢討,有了新的思考角度。此處先說故事:

三國赤壁之戰後,曹操慨嘆:「如果郭嘉還在世,必不令我有此失敗!」曹操本人老謀深算,手下謀臣如雲,都不能避免赤壁大敗,為何獨念郭嘉?因為在此之前,曹操在官渡之戰擊敗袁紹,郭嘉獻策「先南征荊州劉表,以待其變」,果然當曹操南征返回許昌時,袁紹的兩個兒子已經自己打了起來,曹操於是轉向北伐,分別收拾了袁氏兩兄弟。而郭嘉所謂「以待其變」的意思是,若曹軍緊迫追擊,兩兄弟會團結抵抗,放鬆是為了給他們有內鬥的時間和空間。

後來曹操得了荊州,有人建議他先攻益州劉璋,可是曹操卻決定順江東下,逼得孫權跟劉備聯手,在赤壁擊碎了曹操的統一之夢。而曹操的慨嘆,其實是自我檢討「沒有給孫權、劉備相鬥的時間和空間」,於是想到,如果郭嘉尚在,應該會說服他先攻劉璋,就像前次那樣。

回頭來看兩岸互動,過去只要北京對台採取強硬態度,例如飛彈危機、朱鎔基在台灣大選時講狠話,台灣內部都會同仇敵愾,而一俟兩岸氣氛緩和,台灣內部藍綠惡鬥就會愈趨激烈。

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自中共十九大以後的對台作為,「硬的更硬,軟的更軟」,但硬的卻不似打飛彈那樣粗暴,軟的也不是有獎、全面讓利,而台灣內部的藍綠惡鬥於是更烈——因為一半人對「硬的更硬」感受強烈,而另一半人期待「軟的更軟」。也就是說,北京現階段對台灣的策略,不但給了藍綠惡鬥更大空間,還有可能讓兩極化愈趨深刻,即以這次春節台商、台生返家過年買不到機票來說好了,他們會更認同台灣,還是大陸?

逆向思考前述的歷史故事:如果曹操當年真的先攻劉璋,而沒打赤壁之戰,孫權跟劉備會不會「先打起來」?那可是對孫劉二家智慧的考驗。於是我真正明白了沈大老的問題,他不是問「誰能帶領台灣跟北京打交道」,而是問「誰能解決台灣的藍綠惡鬥困境」。這個問題,我無解。

   

讓國民黨再輸一次?人民不能再輸一次!
陳若翠/國民黨中央委員(高雄市)/聯合報

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日前表示,二○一八年選戰「要讓國民黨再輸一次,讓台灣再贏一次」。但看看高雄市的百業蕭條、年輕人大量出走,國民黨還能夠再輸一次嗎?

陳菊去年十二月在就職市長十一周年的記者會中宣布:「零舉債,我們終於做到了!」

很遺憾,根據財政部國庫署的統計,陳菊在九十五年底就任高雄市長以後,總計十一年來負債增加了一一一七.五六億元,平均每年舉債的金額超過一百億元。

截至去年底,各縣市的負債餘額分別是:高雄市二四九二億元、新北市一三五三億元、台北市一○四八億元、台中市八七八億元、台南市六五二億元、桃園市二二五億元,其餘十六個縣市二二五六億元,高雄市不僅在六都獨占鼇頭,甚至比十六個縣市的負債餘額還高。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柯文哲在一○三年底就任台北市長,台北市政府在當年底的負債餘額是一四六九億元,到了去年底,負債餘額一○四八億元,總計三年來減少四二一億元。

拉長時間來看,台北市政府在九十五年底的負債餘額是一六九九億元,比高雄市的一一九七.七九億還高,十一年下來,高雄市負債增加一一一七.五六億元,台北市則是減少六五一億元,「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陳菊的舉債能力真是強大!

除了舉債能力,為了增加市府收入,陳菊拍賣高雄市土地的氣魄也是無人能比,總計十一年來,高雄市政府成功標售了五四六筆土地,平均每年成功標售五十筆,其中,九十九年就標售了一一六筆。

陳菊執政高雄市十一年來,標售土地的收入總計達到四二二.○二億元,負債卻增加一一一七.五六億元,高雄市民的生活水準提高了嗎?年輕人為何要大量出走?

洪耀福說要讓國民黨二○一八年選戰再輸一次,說實在的,人民已經沒有再輸一次的本錢了!

   

走回頭路 核廢料又爆棚
楊樹槿/退休國小教師(桃園市)/聯合報

行政院決定重啟核二廠二號機。原先保證的不會缺電與說好的綠電等承諾呢?現在看來真是諷刺,核災沒有發生,缺電危機倒是先來。

確保穩定供應民生用電與空氣品質,乃為國人福祉之首要。政府若無法提供穩定可靠的電力,滿足民眾生活與經濟發展需要,根本沒資格反核的。既然如此,為什麼還不肯重啟三千億蓋好的核四,關掉火力發電廠呢?

雖此舉必遭反核人士砲轟,但現實環境艱困,全民應該可以體會,有賴當家明智抉擇!只不過,要提醒的是,若走這條回頭路,很快又得因為核廢料爆棚,貯存空間不足的挑戰,而面臨停機窘境,須及早克服與因應。

   

護司法 讓「妨害司法公正罪」成真
羅智強/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聯盟執/聯合報

「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並不是針對個人,只是想把國外行之有年的好制度,落實在台灣。沒想到民進黨團的柯建銘大總召反而忙不迭地跳出來,真的讓人想說,柯總召,你到底在緊張什麼?

不過,在台大校長遴選事件中,我們也的確看到了,一個連自己的母校都不放過的政黨,期待他們對權力「節制」,是緣木求魚。筆者說過,民進黨現在就像是一隻發情的動物,看到資源,就想要伸出鹹豬手。在生活中,能夠制裁性騷擾慣犯的,是警察,但如果性騷擾慣犯能夠施壓警察、關說警察呢?

在今時今日的台灣,有能力、有權力、有意願去影響司法的,也非民進黨莫屬,這就難怪柯建銘對於「反妨害司法公正」如此充滿敵意,就也證明了期待民進黨自己通過「妨害司法公正罪」,是請鬼拿藥單。

要突破國會這道「柯建銘防線」,唯一方式,就是公投,發出人民直接的聲音。

很多人認為,妨害司法公正罪,是針對陳師孟,陳師孟當然是一個顯著的例子,但陳師孟可能是第一個這樣講的,卻未必是唯一一個這樣想的。不肖的掌權者,確實很難擔保其不會有操控司法、介入司法的動念,利用自己手中權力的「棒子與胡蘿蔔」,關說警察、影響檢察官,乃至於法官。

因此,這一次的「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並不僅只是要站在一個道德的制高點,去說誰誰誰去妨害司法,而是很明顯的,目前台灣的法制就是有漏洞,就是讓權勢者有介入、脅迫、關說司法的空間,那麼社會一起努力來把這個漏洞補起來,不是很好嗎?

所以,柯大總召,不用急著跳出來對號入座了,我們也歡迎民進黨一起來共襄盛舉,捍衛司法的公正與獨立,當然如果柯總召大筆一揮,讓「妨害司法公正罪」在國會儘速通過,如此一來,公投的事由不存在,也就不需要廿八萬人的勞師動眾去連署,然後舉辦全國性的公民投票。

至於陳師孟說要讓「妨害司法公正罪」溯及既往更是廢話,先讓民進黨擁有多數的國會通過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再說吧!

反之,如果民進黨、柯總召堅持要站在「妨害司法公正罪」的對立面,那就讓人民來選擇,是司法的比較重要,還是民進黨比較重要。

   

【活動】分享文章就有機會抽《解碼男孩-神奇的密碼球》
參加好書活動!【臉書活動】分享就有機會抽「模仿遊戲」導演簽下電影版權的《解碼男孩-神奇的密碼球》 一書唷!

2017年捷運宅交易王爆冷 第一名竟是它
房仲業統計實價資料大台北熱門捷運宅交易排行,出乎意料,第一、第二名由亞東醫院站,七張站拿下。業者分析,主要是這兩站去年有大型社區交屋,拉高交易件數。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